学校食堂卖出的人血馒头

午饭时间,学校食堂是一个兵家饭家必争之地。

为何?午休三十五分钟,定会是分秒必争。有人为了早吃饭,有人为了能吃上饭。早吃饭的,或是要改作业或是要找老师。为了能吃上饭的就惨了,若是在北校,常常人多饭少,去的晚了,便只剩一勺米饭与几星菜花。暂不说不能吃饱,下午便也是噎气许久。由此来看,早去吃饭也是好的。

我与几个朋友,这一行人向来是以跑得快、吃得到、吃得早而自称。无奈何今天中午老师拖堂良久、于教室内便听得楼道内轰隆声大振,屋内人人都争做跑步预备的姿势。下课,起跑,等我到达食堂时,依然有五六个班的人数在排队了。再看时间,定是慌张吃饭的一天。几名伙伴排在队尾,我向前寻找。整个队伍只有三人前的位置有我熟识的一人,便是他了。我就急忙越过前去,好说歹说,前进了三个位置。如此费力,我吃到的饭也便是我辛苦努力的成果,可还不多吃两碗。许久,队伍并不前进。也算是意料之内。怎么会只有我一个人如此聪明,知道向前插位。每当前面有人插队时,我们就破口大骂,这群不长良心的东西,你们吃到饭时难道不怕被呛噎而死吗!随着时间的推移,前进的速度从负变正,我才终于吃到了自己努力的果实。

称食堂为兵家必争之地,不单因为玄而又玄的插位之术,还有崇尚武力的气节。前两日,我去时还早,食堂狭窄的门口拥挤了无数的人。无他,只能一点一点挤进去。对此我们有一套成熟的方案,对着前人腋下两节肋骨之间,手肘一顶,手指一戳,就通开一条血路。直到我半只脚迈进食堂时,眼看胜利在望时,有一掌从右后方飞来,正中我脸。我栽倒在地上,后面数人踢踹着我的尸体前行,我站起来,看凶手已然不见,大骂他无德无能,竟然用如此下三滥之手段,搏我圣洁之角斗之术。气不过,还是排队去了。

那日一定是祸不单行。排在队中,有一人从门口飞了进来,我躲闪不及正好被撞倒。那人是极快的跑到另一个队伍中去,我猜那一定有他的伙伴,又是一个插队分子!我是个理智的人,自然不会与他动嘴或动手。常言道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。他所在的位置比我靠后,但是在内侧队伍从外来插队较少,我这队盛饭的是一个大爷,经常聊天。所以我断定他一定会比我先到窗口。许久后,他果然就在眼前。我抓住时机,在他要饭之时冲到前去,左肩将那人顶开,左手刷上饭卡(作为有道德修养的人,我一向以不让外人吃亏而自律),右手将刚送出来的饭拿走。上述一气呵成,那人在蒙圈之余,也一定会敬佩我的技术之高超。

这周一时,我听得学校在主席台上总结:“开学这段时间来,食堂插队的现象有明显缓解。”听到这,我想她一定是撒谎了,撒了大谎。若是真的有所缓解,哪怕有一点点缓解。我这般老成练达能人怎么会感受不到呢?若是真的没有了,那我岂不是吃不上饭了?我站在队伍里偷笑,同学问我为何而笑。我必是不能告诉他的,我怎会将我的独门技术告诉他呢?

有时我想,时至今日,无灾无慌,无战无乱。为何一个基本的温饱问题得不到解决,经需要如此繁杂之术来平衡?是上无所作为,还是下不学无术?似乎都是也似乎都不是。我擅长研习用餐之术,这一类问题确实难以掌握。一日吃饭之时,问及此事,有人答——人性。我追问,何人的人性?答,所有人。

本文记于十月24日,阴雨。心中杂乱,行文混乱。记此文以告众人吃饭之要术与危险,望各位千万小心,注意安全。录必,看向右手中的馒头,浸润着淋淋人血,一口咬下,香气四溢啊。

评论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