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 3 我的领主啊,这是你的宇宙

第一次运行

教授穿着一如既往地白大褂,走上了长长的台阶。

台阶的尽头,宫殿里,王位上,蜷缩着一个孩子。

他周身上下白衣白裤白鞋,显得比金色的椅子还要晃眼。

“嘿,小子。”教授喊道。

孩子抬起一点头,问道:“你,你是?谁?”

“我是Prof. Binary。别,你到这就不认识我了?”

没等到孩子回话,一旁的白脸侍者转过脸来,一改白面书生的气质。面对着教授,瞬间青面獠牙,二目圆睁。

“尊称,领主!衣冠,不整,有意,弑君!” 不等反应,四面八方已然冲下来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侍卫。

“淦!”教授按下了藏在右手的开关。

第七十三次运行

教授一身华丽的朝服。慢步走上台阶。口尊,“吾主”。

那柔弱的孩子微微转过身来。侍者问道:“何事?”

“领主,本人来自天地宇宙之外,想给您的宇宙带来新的光明。”教授不耐烦地说着,但不敢带出一点神色。

“证明。”侍者道。

教授动作轻微的从怀里拿出一个石头,轻轻地放在地上。又拿出一个盒子,罩在其上。

“领主,这是宫殿外的一个普通凡石。”教授按下了盒子上的开关,瞬间盒内发出耀眼白光,“现在它变成了纯能量。”

孩子坐了起来。侍者看起来十分好奇。

“领主,我希望献上这设备的原理,为您的宇宙创立新的辉煌。”

孩子露出一丝微笑。教授万分紧张,这是72次系统运行来这孩子第一次有所表情。

侍者也看出了这一点,摆了摆手,四周又杀出来一样的武士。

第一百二十八次运行

教授又一次被送到了重生点。“你××,我×××。我不干了!”接着他仰面大喊道:“这该死的孙子,我要用我的方式解决!”似乎是一百多次的轮回把他惹恼了。

教授拍了拍手表,装扮变回了熟悉的白大褂。一路杀气飞奔上了台阶。平日一脸镇静的侍者慌了神,派下来的武士被教授一枪一个清理干净。王位上的孩子已经吓蒙了,“这是我的宇宙,我是领主,你不能……”

“不能什么不能?”教授拎起孩子,打开喷气背包,离开宫殿。

不一会,教授把孩子放下,自己揉着膀子。似乎从没模拟到过这一步?这还是在机器里,第一次和这孩子正面对话。

“你好,刘”教授理了理衣服,绅士的说。

“我是领主,我是领主,我是……”

教授彻底放弃了。开始歇斯底里:“你就是个该死的孩子,那那么多废话!我跟你讲,你现在就是一个躺在梦见设备里的呆子。他们还派我来劝降你!到你梦里来!你不记得,但我记得,我已经来了一百多遍了!!!”

教授楞了一下,语气舒缓了一点:“我说,你现在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不接受思维监控的孩子了。你没什么想说的吗?…… 好吧,你不说我说。不就是给你脑袋开个洞,塞个芯片吗?你们文明几亿孩子都接受了,你有什么资格搞特殊……天哪,我说话跟我爸妈似的。”

孩子的脸涨红了。“我,我,我凭什么没有资格。我××已经是这世上最后一个自由心智的人了!难道你不明白,接受思维监控之后会发生什么吗?”

教授放下心来,这孩子不是哑巴。“我有什么不明白。有一堆人会在背后看着你,不过比监控你的手机电脑厉害一点。你任何的念头都会被审查。没有创意,没有自由,没有光亮。”

“……”,孩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说大了,实际这样的监控对文明的发展有好处,百废皆兴;说小了,一个孩子能有什么能力反抗思维监控?

教授转身,在孩子身边坐下。“我跟你讲。我来自的那个宇宙啊,我也是个孩子。不过跟你们不一样,在这我都比你老40多岁了。我是个‘高二’的孩子,这个词不理解无所谓。纵然我能打个响指把恒星变为黑洞再变回来,但你猜怎么着,我也是类似的监控党派的受害者。”

孩子抬起头来,看着面前的疯子。教授继续道:“我白天可是一个‘好学生’,装的特别爱学习,爱劳动,但都不是我想的事情。趁大人们不注意啊,我就会溜出来,用传送枪,各个世界线逛逛,玩玩。今天是你们这的SCP基金会请我帮忙了。鬼知道明天我们还要默写一个……”

之后的话孩子听不懂,他也不知道怎么就睡过去了。

Dr. wid的行动简报

经过批准,我们将来自C-137的Prof. Binary引入梦见设备,与SCP-10922接触。成效显著。

当前SCP-10922已经被无害化——主动接受思维监控程序。

尚不清楚Prof. Binary C-137是如何实现的该过程,不排除具有后续隐患的可能。

曲终

教授托着沉重的身体回到了家,把白大褂扔到一边,自顾躺到了床上。希望那孩子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吧。

评论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